HOPE高球學院-Adam

嗨~大家好 我是Adam


十年前我來到HOPE高球學院,跟著我的老闆,施宣麟先生開始認識了這個世界,慢慢的學會這個世界是怎麼運作,雖然我認識的可能只有10%,但已比我從小只在高爾夫球的世界長大來得新奇,來得有趣,來得殘酷。新奇的是原來這個世界這麼大,因為教練身份開始認識了各行各業的頂尖人士,跟他們交流的過程當中,總是會知道原來其他行業有怎樣的規矩,怎樣的制度,怎樣的運作方式,跟我小時候認知的世界大不相同;有趣的是我開始自力更生的養活自己,開始知道什麼是承擔責任,開始知道原來逐漸的在這個社會有自己的一片天,找到自我價值的過程很辛苦,不過回頭看都變成一件有趣的事;殘酷的是如果你做得不好,就會被社會淘汰,就算老闆再怎樣照顧你,你沒有跟著社會進步,沒有跟著客人的期望前進,就是會被淘汰,這很殘酷,但這也不過就是社會的現實。


我們都懂一件事情,就是跟不上社會就是淘汰而已,如此的簡單。但在我的視野裡不懂的也只有一件事情,為何我們從小接受的教育,不是幫助我們在社會上維持競爭力?而是單純練一個貌似這個社會上大眾都會很羨慕你所能擁有的技能呢?(台灣體育界的通病)我花了十年的時間練習高爾夫技能,而這十年唯一的目標就是要當上世界級的選手,等到有一天我發現這目標我這輩子應該是達不到了,回頭看看才發現我的這十年有多麼浪費。於是我只能開始學習新技能,簡單說,我開始學習怎麼溝通,我開始學習怎麼在人面前呈現我的自身魅力,我開始學習怎樣讓我的專業透過口語及手勢,甚至身體動作來讓學生理解我所想表達的,並且想辦法有層層邏輯的去建構學員的揮桿,有時不只是揮桿,心理狀態也是去建構的重點。當我學會了以後,我發現我有能力立足在這個社會上,我也發現我所釐清的邏輯跟方法好像真的能夠有效地讓學生,客人能夠有效的學習,有效的進步,我開始思考,我的下一步呢?


我開始思考一件事情,我要怎麼幫助我們高爾夫球界,那些跟我一樣,發現自己並沒有能夠站上世界頂級競技舞台的能力,於是我開始建構團隊,開始整理資訊,開始從實踐者轉變成教育者的身份,不是教育學生,而是教育後進,並且跟我的前老闆接下經營HOPE高球學院的重擔,試著提供更好的教學服務於大眾。我簡單釐清兩個邏輯,學生都需要更好的授課品質,而教練都需要更好的授課內容,就這麼簡單,但多年來這兩方卻像兩條平行線,持續的往前走卻完全沒有交界的一刻。我告訴我的團隊,要成為一個好的教練,最重要的就是溝通能力,再來是你的魅力,接著是你的專業。專業說穿了叫做你能夠區分,能夠懂某個領域的邏輯,這也是為何很常有人說選手很會打,但卻不一定會教,這是再確實不過了。所以想要成為一個好教練,除了要能夠持續精進專業之外,重點是要怎麼讓你的專業透過簡單的話語讓學生能夠理解並學習,畢竟專業需要非常久的時間來習得,學員付費就是要能夠短時間學會想要的東西,哪有那個時間慢慢來呢?所以溝通能力才是最重要的。而魅力則是能夠顧及學員心理的狀態上的掙扎,學習一定會遇到瓶頸,怎麼渡過瓶頸就變成了很多學生的問題,這時教練的魅力就能發揮一定的作用。如果你在上課的時候總是抱著抗拒的心態,你能學習的好嗎?於是讓學生能夠信任並喜愛你,讓上課的大部分時間是能夠以舒服的心理狀態持續的,這樣瓶頸過程的掙扎也能稍微平緩點。當然以上三點是相輔相成的,有更好的專業能力,就能理清更有邏輯及更具流程的上課內容,就能夠更具體展現魅力讓學員信任你。


漸漸的,我的團隊的每個成員慢慢的變成我想要的樣子,這一切都是為了學生在找高爾夫教練或者學習高爾夫時能夠得到更好的上課內容,而我的教練團的每個成員都能夠有更好授課內容,我們期待我們繼續把這個核心理念發揮到最好,我也期待我越來越有能力能夠扶持跟我一樣瀕臨被這個社會淘汰的年輕學子,讓他們能夠在這個社會上找到自己的價值,找到自己的立足點。


Adam





1 次瀏覽0 則留言